乳豐臀翹的岳母

 
63.3K

聽著隔壁幹穴的聲音,岳母在我懷裏安靜下來,兩眼盯著電影,小手卻在我手上不停的磨擦。我沿著她的大腿慢慢的摸向屁股,她不經意的一抬,把我的手壓在臀下。我把下面的手往上輕輕頂了頂,她的身子微微一擺,然後屁股又用力的壓在我手上。她沒反對我下面的進攻﹐但用手拍著我的膝蓋小聲說:「這片子是不錯,嗯…小倫,你也看電影嘛。」岳母把手放在我的腿根,繼續看她的電影。
「大哥,使勁兒,啊…啊…好…舒服啊…。」「好,夾得大哥也爽,噢…他媽的真好受!」隔壁的男女好像到了一個高潮,叫聲伴隨著「啪─啪─」的抽插撞擊聲傳了過來。「媽,妳聽…。」說著,下面的手跟著用力,手指在她的臀溝處挑動。「小…倫…。」岳母緊緊的夾住大腿,把頭仰靠在我的肩上:「咱們還是回去吧…嗯…媽不想看了…。」「還是看完再走吧。」我拿起她的手放在褲襠上,短褲的料子很薄,她應該能明顯的感覺到狀態。
這次她沒有拒絕,在上面悄悄的一按,小傢伙一下就抬了起來。「小倫﹐這裏太擠了。」岳母動了動,又把手放在我的身上。「媽,您要是累的話,就靠在我身上好了。」我一面說著,兩手一扳她的大腿,岳母半似掙扎半是配合的側坐在我的腿上。「媽,這樣是不是好一點兒?」「嗯…。」岳母的手輕輕的抓住雞巴,盯著前面說:「只是…。」一面說,她的手竟跟著滑動。本就膨脹的雞巴怎禁得住她的逗弄?筆直的翹起來,把短褲頂成了一座小山。
岳母不好意思再摸,又把手移到我的大腿上。「媽,只是什麼?」這麼好的機會豈能放過?我在下面捏住她一團臀肉,岳母一面扭擺著,一面輕輕的呻吟:「只是你要累一些…嗯…嗯…小倫…你不要使壞…。」隔壁的遊戲到了高潮,肉體的撞擊聲伴隨著男女的淫叫傳過來:「大哥…哦…加油…啊…大哥…好雞巴大哥…啊…。」在這樣的環境下還看什麼電影?岳母側頭瞄向我的下身,我裝做沒看到似的用力挺了兩下,雞巴頂著短褲跳動。岳母發現了我的不軌:「小倫,你可要注意點兒。」不知她是真生氣還是假生氣,手又要掙脫出去。
「媽,別這樣,我有什麼不對,您就直說嘛。」我繼續環住她的細腰,任由她在懷裏扭動。「你看看你的褲子,有你這樣的女婿嗎?你自己說,這樣對嗎?」岳母面對我輕聲說,並指著我的下身。我貼向她的耳邊,小聲的說:「誰讓他們那麼大聲,再說我岳母又…。」說到這兒,偷偷的觀察她的反應。但岳母注視著前面,好像根本就沒聽到我的話。
看來她是真生氣了,我從下面想抽出手來,岳母卻不動,柔軟的美臀還故意往下壓,又突然冒出一句:「你岳母怎麼啦?她礙著你了?」我含住岳母的耳輪,用力的吸了兩下:「她沒礙著我,誰讓我岳母這麼迷人,又誘惑人、又吊人味口的…。」「小倫,你這壞孩子,看我不告訴小麗!」岳母不依的側過身子,用手揪住我的耳朵,小手在上面輕輕的撚動,抿嘴笑著說:「你再壞,我就回家了。」
「媽,我說真的,妳真是美,又漂亮又性感。」我直視著她的眼睛,岳母毫不讓步的瞪我。對視了有半分鐘,她見我並不閃避,又哄我道:「小倫,摸歸摸,可不准亂想啊!」岳母長得非常白,看她一本正經的樣子,讓人不可侵犯,但一笑起來的時候,嘴角微微的上翹,眉眼間卻別有一番風情。看得我食指大動,左手用力一攬,照著她的臉蛋親過去。「小倫!」岳母嬌聲的叫著,小手往臉上一蓋,我的嘴就吻在她手上,順著手背吻向手指:「媽,妳的手也很美。」
岳母任由我在她手上舔弄,哧哧的笑起來:「這是什麼女婿呀?連丈母娘的手指都吃,格格…。」「誰讓妳那麼誘人,我就要吃。」我用力的舔了幾下後,又拉著她的手放在我的褲頭上:「媽,妳也摸摸我吧,要不就給我找一個替身…。」岳母有點生氣,小手一面抓弄,一面教訓我說:「你敢?你要找小姐的話,我就報公安抓你。」找不找小姐已經不重要了,岳母在我的懷裏依偎著,小手在雞巴上磨擦,這樣的東北之行對我已經夠了,只希望能讓她摸上一整夜。隔壁的砲火悄然結束,電影也終於結束了,而我和岳母正在情與慾之間掙扎。最後還是岳母拉著我站起身,朝著出口走去。
回到家已經十一點多了,關上客廳大門,我就從背後抱住岳母,在她的耳邊要求:「媽,我受不了了。」「快點兒放開我,哪有姑爺這麼對丈母娘的?」岳母大聲的喘氣,心裏想必也在掙扎。「媽…真的不行麼?…」「小倫,摸也讓你摸了,射也讓你射過了,放過媽吧,我…。」她掰開我的手,獨自跑到臥室裏。「媽…。」我跟著往裏走。「小倫…你…別…別…進來…。」岳母無力的躺在床上,紅著臉,求饒似的說道。
看來是不可能了,我脫掉背心,走到浴室裏沖涼,心頭亂亂的,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她畢竟是我岳母,真要是讓她生氣,不僅得不到老婆,就連媽媽也會不滿。我把水溫調低,用水沖洗著肉棒,想讓它快點冷靜下來,可卻無濟於事,腦子裏滿是岳母的倩影,回憶著在公車上的感覺…。洗了有半個小時,想想岳母該睡了吧?我只穿上內褲,悄悄的從裏面出來。
才拉開浴室的門,就讓我嚇了一跳!岳母只穿著貼身的內衣褲,站在門口。「小…倫…。」岳母喘著氣,凝視著我的眼睛。「媽,您…。」她總是忽冷忽熱的對我,讓人不敢亂來。「抱…抱我到床上…。」我奔向岳母,橫著把她抱起。岳母閉著眼睛,輕聲的說:「你不是想我嗎?那就快點兒…。」
我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沒想到岳母反而騎到我身上來:「小倫,你這壞女婿…氣死媽了…。」岳母拉著我的手放在她的胸罩上,讓我幫她解了下來。米黃色的胸罩裏面,一對渾圓的奶子呈現在我眼前。隨著她的身子抖動,我不禁讚歎:「媽,妳的奶子真是美…。」我用手握住,酥白的奶子在手中滑滑的。岳母伏在我的身上,喘著氣說:「小…倫,你…舔…舔…。」我含住她的乳頭,舌尖圍著乳暈劃圈:「媽,我好想,我真的好想肏我的丈母娘啊…。」岳母回手探到我內褲裏面,小手攥住雞巴揉搓:「我…也是,都是你這壞姑爺害的,在車上就…射我…。」「媽,妳別怨我,還不是妳的屁股又圓又翹的,還老是夾我。」嘴裏含著她的奶子,手向下摸去,隔著她的絲質內褲頂在小穴上。
岳母扭動纖腰,用小穴磨壓著我的手指,嘴裏卻不饒人:「還說呢,就算是…啊…好翹…,你做女婿的也不應該…哦.…小倫…你真是我的剋星…。」我用手往下拉她的內褲,撫摸著她的屁股說:「媽,妳這裏長得真誘人。」岳母不依的扭動,又把雞巴從內褲裏拽出來,手在上面忙著套弄:「都是你這根東西惹人,在車上就敢肏丈母娘,讓我想躲都躲不開…。」
「媽,說真的,第一次看到妳的時候,我還以為妳是小麗的嫂子或姐姐呢。」「胡說!我哪有那麼年輕?想哄我?」但岳母很受用的自動脫下內褲,她那屁股像水蜜桃一般又白又嫩,我急的坐起來一陣大摸。岳母笑著躲閃:「這是什麼女婿?在丈母娘身上亂蹭什麼?」「媽,妳比小麗的還棒!再讓我摸摸嘛…。」但岳母卻假意板起臉來:「你要了我的女兒,還想上我?」「媽,我怎麼敢上您呢?您來上我吧。」「混蛋!再說,我打你啦!」岳母揚起手,一付就要打下來。
「那就打這兒好了。」我抓著她的手放在雞巴上。岳母輕輕拍了兩下,紅著臉說:「一會兒可不能太猛了,聽到沒?」「聽到了,我的好丈母娘,你姑爺的雞巴可硬了哦…。」岳母哼了一聲,分開腿坐在我的膝上,小手在肉棒上慢慢的套動,卻又挑逗說:「硬了倒不怕,可別剛進去就軟了。」我的慾火被她逗得老高,再不上馬的話,真可能讓她摸出來。我半坐起身,拖著她的手:「媽,軟不軟一會兒就知道了,妳快點上來…。」「這麼快就忍不住了…?」岳母捉狹的還想繼續玩弄。被我用力拽過,大雞巴頂在她小腹上,兩手緊緊的攬住她的上身;岳母的呼吸跟著加快…。「小…倫…你…輕點兒…。」「媽…再不…上來…我可要射了…。」我貼住她的耳根,手在她光滑的粉背上亂動。「那,我自己來吧…。」岳母低下頭,用手扶正雞巴,身子往前一蹭,龜頭正抵在穴口上。「小…倫…啊…小倫…。」她閉著眼,兩手搭在我的肩上,卻不敢往下用力。
「媽,快點兒…快讓我插進去…。」我把手放在她的臀峰上,輕揉的捏弄。「小倫…你可…不要…笑話…我…哦…。」岳母睜開眼,深深的盯著我,屁股前後移動,龜頭撥開濕潤的陰唇,被她的小穴包圍住。「哦…嗯…小倫…我…脹得慌…。」岳母的小穴緊緊的夾住雞巴,讓我找到了和媽媽抽插的感覺:「媽,妳別怕,再…往下來…。」我搬動著她的屁股,下面往上一送,她顫抖著叫喊:「小倫…啊…乖…慢一點兒…。」隨著她的套坐,整根雞巴都插到小穴裏面。
「媽…妳小穴真緊啊…。」「我…有十幾年…沒做過…。」適應後的岳母開始上下提拉屁股:「要不是…你…哦…你手別動…。」岳母拿開我搬動的手:「讓…我自…己來…哦…真舒服…。」「媽,妳這麼年輕…又性感.…怎麼不再找?…。」「又在胡說,沒多久我都要抱孫子了…哦哦…還找什麼找…哦…。」「媽…那以後我孝順您吧…嗯?…。」我握住她的兩個奶子,在上面撫弄起來。
聽了我的話後,岳母雙手更用力的纏上我的脖子,肥美的臀部急速的上下套弄:「好…小倫…媽的好姑爺…。」「媽,我的好岳母…哦…夾得雞巴真爽…。」配合著岳母的動作,我的手又放在她迷人的屁股上,隨著她的起落在上面猛摸。「小倫…你…不嫌我老嗎?…。」「誰…說我丈母娘…老了…?在我眼裏…哦…她又美又風騷…。」「你…真是我的冤家…啊啊…你這…大雞巴的…姑爺…真…討人喜歡…倫兒…媽…好…愛你…。」
隨著我的雞巴用力往上肏,岳母淫興高漲的更加賣力,還不住的催促說:「啊呀…好姑爺…大雞巴…用力肏…肏媽…肏媽的…穴穴…哦…好姑爺…好倫兒…用力肏…把…媽…肏死…。」她的樣子看起來就像孩子一樣,聲音也變得嗲起來,說話也大膽露骨了。這更刺激我的慾火,手指在她的臀上、大腿上遊走:「好…丈母娘…妳…妳真會玩…倫兒的雞巴…快爆了…媽…妳的…嫩屄…真能…幹…。」
「姑爺…哦…好小倫…你丈母娘還未玩夠…哦…哦…小姑爺…等一下…再從後面來…啊…。」才剛說完,岳母就停止了套動,她輕輕的在我臉上吻了一下,嬌媚、害羞的說:「倫兒…你真的…喜歡…肏…媽…嫩屄…?那你…從…後面…用…大雞巴…肏媽…嫩屄…好不…好…?」她發情的樣子和媽一樣誘人。我托住她的俏臉,回吻她的鼻子:「好啊,我可以一面幹媽,一面摸妳的美麗屁股。」「臭姑爺…臭倫兒…。」岳母嬌嗔著扭了一下我的鼻子,從我身上下來,轉到旁邊將身子趴好。
在高高聳起的臀部下面,紅嫩的小穴微微張開,正誘人的流著淫水。岳母見我不動,扭頭說道:「臭倫兒…再不把雞巴…插進嫩屄……媽可…生氣啦…。」碰上這樣淫蕩嬌艷的岳母,除了狠狠將她大幹之外,沒別的選擇。我半蹲在岳母後面,雙手扶著她的肥臀,肉棒頂在屄洞門口輕輕搓弄…。「倫兒…別逗媽…快…把雞巴…插進來…嫩屄…好癢…媽…要你…用力幹…。」岳母真是急了,她向後移動圓臀,想用屄洞來套我的肉棒!沒別的,我一挺腰部,猛然將大肉棒齊根插入她的嫩屄中…。
「啊…好棒…好倫兒…肏媽…肏狠些…嗯…。」岳母不但配合我的抽插扭轉細腰,也不時轉頭望我,並從櫻桃小嘴中發出淫聲浪語。我一面幹,一面回應:「媽…這樣幹…屄肉…舒服嗎…?」「啊…天…屄肉…好舒服…媽好喜歡…當母狗…讓…倫兒…從後面…幹…啊…倫兒的…大雞巴…真好…好倫兒…好雞巴…肏媽…幹媽…。」我狠勁的肏著岳母,用大肉棒填補她多年來的空虛。岳母是久旱逢甘霖,浪得屄洞中不停的淌出淫水,她在極度性愛歡愉中,愈來愈瘋狂:「啊…好倫兒…好哥哥…你的好雞巴…把媽…肏得…翻天了…媽要…做…妹妹…要天天…讓哥…大雞巴哥哥…肏…啊…。」
我流著汗,肉棒還是努力的在抽插,聽到岳母淫聲連連,我也感覺龜頭又緊又熱:「媽…我的…雞巴…快…快…撐不住…好想…用力…肏…死妳…。」她也即將進入最後高潮,兩片陰唇緊縮,吸著肉棒說:「好哥哥…大雞巴哥…都射到…妹妹…的…肉洞…給我…都…給我…啊…我…也要流…流…流出來…了…啊…。」倆人在「啊─」聲中同時達到高潮,岳母淫液飛濺,我將熱烘烘的陽精全部射到她的子宮裏。雖然停止了動作,我們仍然維持著抽插的姿勢。
岳母喘著大氣,轉過頭說:「小…倫…媽的好…寶貝…媽好多年…沒這樣…爽過…原本枯乾…的…屄洞…被你的…大雞巴…肏到…流出…騷水…啊…讓你…肏死算了…。」我知道岳母已成為我第三個女人,以後有很多機會幹她。「好人兒…你真的…不嫌…媽老?…願意…肏媽…的屄肉?…媽可比不上…小麗啊…。」她老些擔心這個。扶著雪白豐腴的肥臀,我試著再幹幾下:「媽,別操心這個,妳的奶子和屁股好飽滿、好滑嫩,就像是二十歲的大姑娘。小屄肉也好緊,就像沒生過小孩似的,讓我肏的直打哆嗦,您瞧瞧,我的大雞巴不是在妳的肉洞裏一翹一翹的?。」
岳母嘆口氣說:「唉,人都讓你肏了,以後就看你的良心了…。」搖搖肥臀又說:「好姑爺,大雞巴肏夠了吧?那邊有衛生紙,幫我拿些過來,該清理了,等下還有時間肏嘛…。」依她所言,遞過衛生紙,退了身,算是完成第一次交媾。岳母先進浴室,然後才換我,等我走出浴室回房,只見她光溜著身子,屈起左腿坐在床沿正在穿絲襪。「啊,媽,妳這和小麗一樣嘛!她也喜歡穿著絲襪幹,妳們還真的是母女連心。」岳母站起身,將大腿襪往上拉緊,又坐回床沿,抬起一條美腿自嘆:「小麗的身材是我的遺傳,兩條腿很修長。倫,妳知道嗎?她喜歡穿著絲襪讓你幹,也是我傳授她的。」
她向後躺,以手肘支撐上身,右腿則伸向我的胯間,以腳趾頭逗弄我的小肉棒:「女人有兩件要緊的事,在餐桌上要抓住男人的胃,在床上就要抓住男人的雞巴。所以讓男人肏弄時,該露就露,儘量賣弄性感。倫,小麗一定也會用腳玩你的雞巴和龜頭吧?這都是媽教的呢。」看她得意的笑,想起小麗的那股風騷勁,經常穿不同顏色的吊帶襪勾引我,原來是有高人指點。我用漸漸發漲的肉棒挺弄她的腳窩說:「原來媽這麼有本事,把小麗調教得那麼我好,但這十幾年妳可苦了。」岳母杏眼大睜,半真半假的瞪著我:「還說呢,媽這些年苦守的的貞節牌坊都被你肏塌了。唉,算了,媽寧願讓你用大雞巴肏屄,真的是好舒服,都要上天了。倫,說真的,以後幹完小麗,也別忘了幹幹媽…。」
「媽,這不打緊,以後我會好好伺候您,眼下我的肉棒又被您挑硬了…。」岳母笑咪咪的說:「這招很管用吧?來,好人兒,媽在這兒,在等你的…大雞巴…肏屄呢…。」等她躺好,我跨身而上,挺起肉棒,對準蜜穴,但只將龜頭頂在肉洞口,並未插入。「嗯…這樣好…慢慢來…先用龜頭玩玩…。」在她的鼓勵下,我握著肉棒在她的兩片陰唇間上下刷著:「媽,小麗很喜歡這樣玩…。」「嗯…好…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嗯…別叫媽…怪難為情的…。」「我知道媽的芳名是美玲,叫…玲姐…好嗎?」
「嗯…好…慢慢肏弄…姐姐的…嫩屄…先讓…龜頭…沾點…屄水…嗯…哥…好壞…用龜頭…頂姐姐的…陰蒂…啊…好舒服…陰蒂在…抖…嗯…屄肉裏…有點癢…哥…插進來…姐姐要…大雞巴…插進來…哥…肏姐姐…肏屄嘛…。」我這時還不理會她,自顧玩我的,她那兩片粉紅色的陰唇,早已因溪水潺潺,在燈光中發亮。岳母急了,嘴角發嗲:「好哥哥…玲兒…要你…幹…要你…用…大雞巴…肏…玲兒…的嫩屄…哥…人家…好酸麻…玲兒…是哥的…好妻子…好妹妹…。」不但岳母心急,我的耳根也舒爽到了極點,但先前那次是猛肏,這回得放緩速度,讓肉棒慢慢享用岳母迷人的淫穴。
將肉棒徐徐插入到底,岳母發出滿意的「啊─」聲。我低下身子,趴在她嬌軀上:「玲兒,這次幹久一點,好不好?」她的香臉堆著淫笑:「當然好,哥的大雞巴就泡在玲兒的肉屄裏,泡久點…。」我抽冷子動一下:「玲兒,妳好漂亮。」岳母噘起嘴,像小姑娘似的:「哥,別只是嘴上說,玲兒就躺在你的眼前,你想要怎樣?」我吻了下去,四片唇相接,她立刻伸手環著我,吐出舌頭,以舌尖在我的嘴內探索和挑逗。我也用舌尖翻攪,吸著她的香津,隨著擁吻的熱烈進行,她的呼吸聲逐漸變得又短而且急促。舔吻很久,然後四唇慢慢分開,這才發現她的長髮有些亂了。
她的美目充滿了野火般的熱情:「嗯…哥…好舒服…玲兒…永遠是…哥的…好妹妹…嗯…哥壞…用龜頭…肏…妹妹的…花心…。」我撫弄她的頭髮,輕吻她的額頭、鼻子、香頰:「玲兒,妳今晚怎麼只穿大腿襪,沒穿吊帶?」「嗯,我猜想小麗穿的吊帶襪一定很性感,我的比不上,吊帶襪在這兒不好買,花色也少,這些還都是小麗寄來的。等到了廣州買些新鮮貨,再穿給哥看,嗯…。啊,我在說什麼?」還挺貼心的,肉棒戳兩下,揉捏她雪白的香乳:「以後我會照顧玲兒,享用玲兒的肉體。」「就看你了,不過哥的雞巴真好,把玲兒的屄肉插得飽飽的…還真舒服…。」「這些年妳都沒想過?」「我又不是觀音,老公過世那麼多年,怎沒想過?早些時都靠自己手淫,這幾年…這段日子…才有小麗的幫忙…。」
哈,從小麗嘴裏早已得知她們母女很親近,卻沒料到親近到如此程度。咦,難不成這件事是小麗和媽私底下商量好的?我當時就覺得奇怪,岳母又不是小孩,不會自己搭飛機來,非得要我接?心頭一想,還挺感謝家鄉那兩位美人兒,肉棒又抽插兩下:「是不是妳在手淫時被小麗看到?」「嗯…冤家…你不會…多肏幾下嘛…。嗯…有天晚上我又在自己撫摸陰唇,正在高潮時,一沒留神,竟讓小麗進了房間。我嚇了半死,她反而安慰我。唉,這真是冤孽,我們母女成了姐妹,從此互相愛撫、互相舔吻…。直到前年,女兒去了廣州,才會嫁給你,被你幹了。今天呢,連我這個做媽的也被你幹了,你說這是不是冤孽?啊…好人兒…大雞巴…多…肏幾下…玲兒…好喜歡…被…姑爺的…幹…嫩屄…玲兒…是…哥的…好…屄妹…。」
岳母正享受著性愛,她目前還不知道我一向是三人行,而且小麗還是我第二個女人。改變戰法,我從濕淋淋的蜜穴中抽出肉棒,岳母有些急了:「怎麼不幹玲兒了?是嫌玲兒老?啊…你張開玲兒雙腿…想仔細…看玲兒…屄屄…嫩不嫩…?」我怎會只想看?低下頭塞入她兩腿中,先舔吻陰唇…。岳母扭動著身子,嘴裏因歡悅而嬌喘:「啊…真棒…比小麗…舔的好…啊…哥…吸…妹妹的…陰蒂…啊…妹妹…好舒服…妹妹…愛你…啊…妹妹流了…好多的…屄水…。」我捧起岳母的肥臀,一陣狂舔狂吸,讓她的陰唇、陰蒂得到至高的享受,也將她流出來的玉露全吞入肚中。
然後再提槍上馬,回到原先做愛姿勢。岳母被我搞得風情萬種,她伸手摸我的嘴唇:「瞧你,嘴巴上還沾著玲兒的蜜汁…剛才好爽…你真會舔屄…嗯…哥…舔玲兒的屄…不嫌髒…?」「怎麼會呢?健康女人的屄水,不但不髒,還有一點甜味,而且還是微鹼,對男人才好呢。」她被逗樂了:「這是什麼理論?你怎麼知道這些?」「是我媽說的。」岳母有些迷惑:「你媽說的?她什麼時候說的?」「就像現在這樣,她躺著被我幹的時候說的。」「什麼!」我感覺到岳母的身子大力的振動,而且她還想推開我,但被我壓著,雙手根本起不了作用。
先前的濃情蜜意一下子就消失了,岳母知道自己動彈不得,雙眼泛紅:「小倫,你怎麼…連親生母親都不放過?這還算是人嗎?小麗也真可憐,我們還是停了吧。」這個時候當然不能停,否則一定前功盡棄,我甚至還用力的肏她:「好玲兒,別可憐小麗,她早就知道了,而且她也喜歡每晚三人同床。」岳母還在嘴硬:「小麗允許你這樣?啊…還肏…還不…放過…媽…你要媽…怎辦…?」我一面肏屄,一面告訴她發現母親手淫的經過,其實就像小麗發現她手淫一樣。「啊…天…女人…真命苦…死了男人就得…守活寡…常年下來…很難受…每晚要…煎熬…你媽…她也真…可憐…。」
岳母的語氣有點無奈,但也不再堅持,我又親吻她:「好玲兒,我這次來接妳,應該就是我媽和小麗商量好的。她們不方便直說,就利用我來接機,讓咱們生米煮成熟飯。還有,我媽現在也不難受,很快活;玲兒現在快活嗎?」她似乎也有些明白,但還沒恢復先前的媚態:「妳說小麗知道你這檔子事?她可從沒提過。」我當然得說明白:「她婚前就知道,還是我媽親口對她說的。」
「哎,怎麼會這樣?都亂了套。喂,這事沒人知道吧?」哇靠,稱呼都改了。我立刻回說:「這能到處嚷嚷?小麗和我媽都是口風緊的人。」岳母幽幽的說:「嗯…小麗和妳媽…也考慮到我的…難熬…真難為她倆。」思索片刻又說:「哎,這是命。嗯…討厭…隨你啦…玲兒…很快活…對了…你媽被…肏屄時…都叫你…什麼…?」「她也親熱的叫老公…大雞巴哥哥…。」岳母將玉腿環上我的腰,輕搖肥臀:「來吧…肏玲兒的嫩屄…玲兒…要哥的…大雞巴…狠肏…啊…我的…好哥哥…。」沒再說話,我快速使力,以大肉棒抽插岳母的屄肉,倆人在她淫蕩的呼叫聲中,達到性愛巔峰。
再次清理過,倆人赤裸的擁抱躺在床上。岳母親親我說:「倫,可別急著睡,玲兒的騷屄今晚要吃個夠,你的雞巴可別是銀樣臘頭槍呦。」我伸手在她豐臀上拍了一下說:「玲姐放心,我的雞巴會顯本事的,今晚會肏翻妳的嫩屄。」她高興的笑著:「我的大雞巴哥哥,每晚三人行,你是先幹小麗還是先幹你媽?」「這沒得准,先幹後幹差不多,反正都要幹。不過,以次數算,小麗比較多。」岳母聽罷,以過來人口氣說:「那是當然,小麗還年輕嘛。你媽有點年紀,被肏過一次,可飽好幾天。」
我撫摸她的陰穴:「那玲姐今晚一定吃個飽,把以前的都補回來。」她笑罵道:「胡說些什麼?怎麼補啊?說真的,到了廣州,我可要和你媽多親熱些。」「怎麼?把姑爺丟在一旁不理?」岳母摸著漸漸發漲的肉棒說:「一家四口,只有你長著雞巴,我們三個女人只有肉屄,還不是得讓你肏?我是說,不那麼急的時候,我會陪她彼此慰藉。」三女配一男,我當然興奮:「得在客廳幹,沒這麼大的床擠四個人。我和小麗睡的大床,躺三人就嫌擠。我媽常是幹完後,回她的房睡。」
岳母捏著我的肉棒說:「我看你滿腦子不是幹就是肏,我說啊,你不但三個肉屄要好好幹,在單位上班也要好好幹。」「當然,我在單位裡還是模範。好姐姐,屄洞流騷水了,有點濕呢。」岳母風情萬種的說:「倫,好姑爺,好哥哥,嗯…玲兒肉屄濕了,要哥哥用大雞巴肏。玲兒躺著,讓大雞巴哥哥從上面幹,好嗎?」這有什麼不好?翻身跨上,將肉棒深深插進岳母的嫩屄…。
這一夜,我肏了岳母五次,真是爽。本來是說好當天就回去的,可是我和岳母都想不急著走,直到媽連打了好幾通電話,我們才不得不坐上飛機。這是好幾小時的飛行,飛機上乘客不多,前後座都是空的。我向空姐要了張大毛毯蓋在倆人身上,以免因空調著涼。在毛毯遮掩下,我偷偷把手伸向岳母的大腿,沒想到她已分開兩條玉腿!於是我順勢掀開絲褲,將手指插進已略微濕滑的肉縫…。她偏過頭低聲說:「倫,這樣就好了,在飛機上呢…。對了,回到家,可不許你說什麼,我會自己說。」
我當然不會對家裏的兩位美人兒嚷嚷:岳母已經被我幹了!由她自己說是對的。於是點點頭,手底下則輕捏她的陰蒂…。岳母紅著雙頰,嬌媚的輕斥:「怎摸到那兒去?不是又想讓我出水吧?」她的手也不老實,橫在我的褲檔上:「嗯…玲兒也替你摸摸…真壞…雞巴怎麼…這麼硬…?」兩人卿卿我我正在享受時,岳母突然杏眼圓睜、惡狠狠的瞪我一眼:「三個女人陪伴,真是便宜了你這小子!」







相關閱讀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UT聊天室 美女直播 視頻聊天室 ,金瓶梅影音視訊聊天室,真人视讯美女直播,真人美女视讯直播,台灣裸聊免費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85st街美女直播論壇 ,台灣真人秀福利視頻 ,色情聊天室
能看啪啪福利直播社區 ,live173影音live秀 ,影音視訊聊天室 ,ut視訊聊天室,免費語音視頻聊天室 ,台灣辣妹真愛旅舍聊天室,173免費視訊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午夜聊天室,真人表演秀視頻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