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的遭遇

 
63.3K

一、長途汽車上的輪姦
好久沒有到鄉下去看父母了,我和我老婆準備到鄉下去看望他們老人家。
我老婆打扮得很漂亮,一件低胸的肉色短衫把一大片白白的胸脯和乳溝大方的露了出來,再配上一條白色齊膝的貼身短裙,使老婆看起來性感無比,絕對稱得上是個性感炸彈。
我和老婆等了很久才等到了一輛去鄉下的長途汽車,上了車發現車上基本已經坐滿了人,只剩下最後面的五人座有個空位,我讓我老婆坐那裡,我就在駕駛員邊上擺上行李箱坐了上去,然後就開始忍受一路的顛簸。
由於我是面向車子尾部的,所以直接看到了老婆裙子裡面的風景,她穿了一件粉紅的蕾絲內褲,幾乎能看見露出的陰毛。我看見這些就朝老婆笑了笑,老婆知道我在看什麼,還故意把兩腿朝兩邊分了分,也衝我笑了笑。
在老婆邊上有個壯小伙,剃了個光頭,看起來很野蠻的樣子,總是有意無意的把眼光瞟向我老婆的胸部,我知道在他那裡往下看應該差不多能看到乳頭了,再說車子最後一排是最顛的,我老婆的奶子也隨之蕩漾不已,那小子真是大飽眼福了!我倒也無所謂,讓他看吧,畢竟我老婆實在太漂亮了,是男人就一定會看的。
車子開了一段路,有人下車了,我就坐了一個靠窗的位子開始打盹。
迷迷糊糊間突然被一聲女人的尖叫驚醒:「你幹什麼!」
是老婆的聲音,我一下子反應過來,隨之而來的又是「啪」的一記聲響。
我回過頭一看,只看見我老婆怒容滿面,邊上的那個小伙捂著臉,我知道發生什麼了,那小子一定佔了我老婆的便宜,被我老婆抽耳光了。
「媽的屄,臭婊子,你敢打我!」那小子漲紅了臉,說完一把抓住老婆的頭髮。我連忙擠了過去,把那小伙當胸一把抓住,說:「你想幹什麼?」
這時候,我老婆嗚咽著對我說:「老公,他摸我胸部。」
我聽完正想發作,發現身旁一下站了四個光頭的青年。
「完了!」我心裡想:他們一定是一夥的,我怎麼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正楞著的時候,我的雙手就被一個高個和一個胖子反扭在背後。
「摸你奶子又怎麼了?咱他媽的還要幹你呢!」他們其中的一個刀疤臉對我老婆一邊托著下巴一邊說。
「摸你是咱兄弟看得起你,既然你不識相,我就讓你當眾出醜。」那個被打耳光的小子說完就撕開了我老婆的上衣,露出了裡面的胸罩。
這時候,全車的人都朝這裡看著。
「車上的人聽著:聽話的,大家可以看一齣好戲;有哪個不識相的,咱兄弟立馬廢了他。要知道現在這裡可是幾十里路都沒有人家的地方。」那個刀疤臉掃了一眼車上的人,車子上鴉雀無聲。
看到沒人敢出聲,刀疤臉哈哈大笑了幾聲,說:「很好,那麼演出開始了,請後排的朋友挪個地方出來。」
馬上,後面的幾個乘客都趕緊跑到前面去了,後面兩排就剩下我、老婆和他們五個光頭。
我老婆這時像受驚的小鳥一樣蜷在後面的座位上,捂著胸部不敢出聲。
「剛才你不是很拽嗎?現在怎麼又不叫了呀?」刀疤臉摸著我老婆的臉說:「讓你老公好好地看看你的演出吧,這一排一座的好位置就留給你老公了,哈哈哈!」
我被兩個人按住跪在走道裡,抓著頭髮,硬讓我的頭抬起來看。另外三個人就圍在我老婆旁邊,胖子和黑炭抓著我老婆的手腳,我老婆拼命掙扎,可是哪裡敵得過他們,很快被他們捉得死死的,推到刀疤臉面前。
刀疤臉把手伸到我老婆背後,慢慢地解開胸罩的搭扣,然後猛的一下掀掉,我老婆雪白堅挺的奶子一下彈了出來。
「哇!好大好白的奶子啊!這麼漂亮的奶子藏起來多可惜啊!應該給大家看看嘛!」刀疤臉淫笑著說。
我老婆這時候已經完全放棄了掙扎,把眼睛閉上準備忍受這次羞辱了,因為她知道反抗沒用了,等待她的肯定是五個人的輪姦。
胖子和黑炭看見老婆不反抗了,就放開了手,剛一放開,我老婆就本能地捂住奶子,縮成一團。
「上面的我替你脫了,下面的就要你自己脫。你要明白觀眾們想看的不是強姦,而是你的演出,你更要知道不合作的後果將是什麼?」刀疤臉說完向按住我的傢伙使了個眼色,那傢伙馬上掏出一把匕首抵在我的脖子上,我嚇得一動也不敢動。
我老婆看見這架勢,抽泣著站了起來,慢慢地褪下了裙子。
「快看啊!觀眾朋友們,剛才一本正經的女人,原來穿的是這麼淫蕩的內褲啊!」胖子大叫。
這時候車上所有的男人,不管老少都伸著脖子看得直咽口水。
「快脫!」五個光頭齊聲呵斥。
我老婆無奈地脫下了身上最後一道屏障。
「來,給兄弟們看看,這麼清高的女人到底和婊子長得有什麼不同啊!」
那五個傢伙都一起坐到了最後一排,把我老婆擺在他們的膝蓋上,然後細細地把玩著我老婆身體的每一部份。
坐在第一個的是胖子,我老婆的頭枕在他的粗腿上,他細細地摸著我老婆的臉、耳朵和脖子,還俯下頭吻她的嘴唇。
第二個是黑炭,他使勁地揉著我老婆的乳房,用嘴巴吸了一個又一個,當他把嘴巴移開的時候,我發現我老婆的乳頭已經興奮得挺立了。
第三個是被我老婆抽耳光的那個小伙,他和刀疤臉一起把玩著我老婆的最隱秘處,輪流把手指沒入我老婆的身體深處,每一次插入都激起老婆輕微的呻吟和顫抖。
最後一個是高個,他撫摸著我老婆雪白無瑕的大腿,眼睛卻望著老婆那不斷被撐開的陰部。
我呢,卻依然跪在走道裡,呆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幕,怎麼也不敢站起來。當然,還有滿車的乘客,他們決不會錯過這場好戲的。
看著他們把我老婆翻來翻去的弄,我下面居然開始興奮地挺立起來了。
「哈哈!原來她和婊子一樣會濕啊!」在換了幾次位置後,胖子把手指從我老婆陰道裡抽出來,高高地舉起來給大家看。
車子上的每個人都看見他的手指上閃閃發光,沾滿了我老婆的淫水,其實誰都知道隨便哪個女人被這樣玩弄都會濕的。
「對大家說你爽不爽?婊子。」刀疤臉命令道。
「是、是很舒服。」我老婆半天終於吐出這麼一句,屈辱的淚水一下湧出。
「那你和婊子是一樣的嘍!那你是不是婊子?」刀疤臉繼續追問。
「是的,我和婊子一樣,我就是婊子。」我老婆被迫說出了這句後,淚水已在臉上劃出一道淒婉的弧線。
「瞧這婊子舒服的,該輪到咱哥們舒服了。來,替我們吹吹喇叭。」刀疤臉說完脫下了褲子,其他四人也很快脫下了褲子,還是坐在最後一排,一下子五根肉棍齊齊豎在那裡。
我老婆把屁股撅得高高的,一個個的為他們吹,他們怕自己會射出來,所以叫我老婆吹了一會馬上就換人。
高個的肉棍最長,我老婆只含了一半就不行了,但是他還抓著老婆的頭往下按,害得我老婆嗆得直翻白眼。
胖子的傢伙最粗,都快把我老婆的嘴巴要撐爆了。
他們還不停地用手指揉我老婆的陰蒂和陰唇,使我老婆始終保持著興奮。當她為中間的刀疤臉吹的時候,又大又白的屁股對著車子上的所有乘客和我,我們都看清了我老婆的陰唇,還有透明的淫水盈滿了整個陰部。
「好了,該演正戲了,你們先去幹她後面吧,我繼續享受這婊子的口技。」刀疤臉發話了。
經過他們的一番吵鬧,最後終於排了個先後。
我老婆把屁股抬起站在走道裡,身子趴在刀疤臉身上繼續為他口交,另外四個傢伙在我老婆屁股後面排著隊。
胖子第一個幹我老婆,當他把粗大的龜頭抵在我老婆陰唇上的時候,我老婆停止了頭部運動,似乎在準備承受,或者說是享受這盼望已久的一插。
胖子慢慢地把整個陰莖插入,我老婆把口中刀疤臉的陰莖吐出,高高揚起了頭,發出「啊」的一聲,並且把又大又白的屁股往後送去,配合著胖子的插入。
「媽的,這麼誇張啊!興奮得把我的雞巴晾一邊了。」刀疤臉說完,抓住我老婆的頭重新塞入了他的傢伙,我老婆只能「嗚嗚」地悶叫。
「怎麼樣,我比你老公的大多了吧!」胖子說完就抓著我老婆的大屁股快速地抽送起來。因為他的雞巴實在是大,抽出來的時候把老婆陰道裡粉紅的嫩肉都翻了出來,還帶出了大量的愛液。我老婆不時地吐出口中的雞巴,大口地喘氣。
另三個在旁邊看得直打手槍,高個說:「他媽的,真是不公平,這婊子讓胖子這麼一插,我們後面的幾個插起來就太鬆了吧!」
正說笑間,刀疤臉的臉開始扭曲了,他射了,我老婆想把嘴巴挪開,被他一把抓住頭,強行把所有的精液灌入。
「婊子,全咽下!」刀疤臉喝道。我老婆沒辦法,只得一邊被胖子抽插,一邊吞下全部的精液。
由於老婆的嘴巴一下空了出來,便大聲的開始呻吟起來。我知道,老婆現在已經完全投入無邊的慾望裡去了,忘了現在的處境了,她開始享受了。
胖子也終於射了,他悶吼一聲後停止了抽動,當他把雞巴拔出時,大量的精液跟了出來,有很多粘到了陰毛上,也有幾滴滴在過道上。我老婆趴在座位上垂下了頭,長髮蓋住了她美麗的臉,屁股依舊高高的抬起,兩個奶子因為姿勢的關係更顯得巨大,嘴裡還在不停地喘氣。
高個顧不得我老婆陰道裡還有大量的精液,就把他的雞巴插入,我老婆也因此再次興奮得仰起了頭。
車子繼續在無邊的曠野中行走著,車廂裡所有的人也全都沉浸在無邊的慾望裡。
一個接一個的插入,一個接一個的射精,我老婆始終是以這個姿勢站著,當五個人結束了一輪的輪姦後,我老婆的屁股上、大腿上、地上都是精液,當然最多的精液還是在她的體內,她的小腹也因此有點凸出了。
刀疤臉一邊把玩著我老婆的奶子,一邊對我說:「你老婆真爽死我了,你抱著她,讓我好好看看你老婆的騷屄,怎麼會這麼經操。」
我沒想到他會這樣羞辱我,居然要我抱著我老婆,我知道既然他已經有了這個主意,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勞。於是,我把我老婆從後抱了起來,就像抱小孩撒尿一樣對著刀疤臉。他們看見我用這樣的姿勢抱著我老婆,都哈哈大笑。
刀疤臉倒真地認真看了起來,突然他大叫一聲:「看!這婊子的確不一樣,她的陰蒂特別大。」
我心裡最清楚了,我老婆的確是這樣的,她的陰蒂特別發達,平時看不出,興奮的時候就特別顯眼。再說雖然她被操了這麼久,但是還沒有到高潮,所以特別勃起,這時候只要給她一點陰蒂刺激,她馬上就會高潮了。
聽刀疤臉這麼一說,那四個人也湊過來看了,都說沒見過這麼發達的陰蒂。
刀疤臉回過頭來對我說:「你讓觀眾們也都見識一下吧,誰見過這麼大的陰蒂。」
我老婆的眼睛始終閉得緊緊的,她明白接下來承受的可是比輪姦更屈辱的事情,讓自己的老公抱著,給車子上所有的男人、女人、小孩和老人看她那勃起的陰蒂,還有剛被輪姦完的陰唇,以及陰道裡隨時都在流出的精液。
我抱起了老婆發燙的身軀,跨出了屈辱的第一步,我看見了許多雙飢渴的瞪著我老婆陰部的眼睛,以及他們嘴角的口水。
我把老婆抱著走向最靠近的一排座位,那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人和一個男孩坐在一起,看上去應該是母子倆,那男孩眼睛盯著我老婆的下身看得拼命咽口水,他一定是長這麼大第一次看見女人的身體,而且又是這麼近。
那個中年女人看見兒子這副德行,就瞪了兒子一眼,厲聲喝道:「小孩子不要看。」那男孩看了看母親,不情願地挪開了目光。
「媽的,老子叫看就得看,不然把你剝光了給你兒子看,給大家看。」刀疤臉惡狠狠地對那女人說完,轉身對那男孩笑嘻嘻的說:「你要看你媽媽的還是這婊子的?你不看就把你媽媽剝光。怎麼樣?」
「不要,千萬不要。」女人說完就把手抓住自己的衣服,好像馬上有人要剝光她一樣。
那男孩也知道護住母親:「我看就是了,你們不要欺負我媽媽。」
男孩說完就把臉轉向我老婆那淌滿精液和愛液的陰部,靠得那麼近,由於是被我用這樣的姿勢抱著,使我老婆的陰部更加外翻,他甚至能看清裡面的構造。
我老婆把頭無助地靠在我的肩膀上,兩眼無神地望著車子頂部。給一個小男孩看自己被輪姦後的下體,那是一種怎樣的折磨啊!
「什麼是陰蒂啊?」那男孩看了一陣,鼓起勇氣問了這麼一句。
「哈哈!我也不知道啊,你問問看那婊子啊!」刀疤臉奸笑著對那男孩說,而後又把臉湊到我老婆面前:「給小孩子上堂生理課吧,你做回老師,把你下面的騷洞好好介紹一下吧!」
我老婆看著刀疤臉醜陋的臉,快要哭出來了:「求求你了,不要讓我做這麼羞恥的事情了,他還是個孩子啊!」
「羞恥?做老師羞恥嗎?老師是最神聖的了,快好好介紹你的身體。還有沒有孩子了?都快過來,老師要上課了。」刀疤臉大聲叫著。
沒多久,他就叫出了三個男孩子,看上去十二、三歲的樣子,刀疤臉叫他們在兩側的座位上坐好,四個差不多大小的孩子眼睛睜得大大的,注視著他們從來沒有看到過的成熟女性的肉體。
我還是托著老婆的腿彎,讓她的兩腿分開高高的舉起,使老婆的屁眼和陰道都直接接觸到空氣。在經歷了無比的屈辱之後,我已經被車廂裡彌漫的淫蕩氣息感染,在他們凌辱老婆的過程中,我居然也和那些歹徒一樣的興奮,我的雞巴已經硬得發痛。
我老婆的身體在我懷裡輕輕地顫抖,不知道是因為在男孩目光的注視下興奮了,還是極度恥辱的暴露讓她快要崩潰了。她把手劃過了小腹,慢慢地移向了自己張開的陰戶,用手指分開陰唇,徹底讓陰蒂凸出來。
「這是女人的陰蒂,是最容易讓女人興奮的地方,被摸的時候很舒服的,會像男人的陰莖一樣勃起。」我老婆終於豁了出去,用發顫的嗓音向男孩們介紹著自己最隱秘的地方:「下面的洞是陰道,是給男人插入的。」
「老師,就像剛才叔叔們一樣插入嗎?」那幾個孩子居然真把我老婆當成老師了,居然還提問了,引起車子上男人的一陣哄笑。
我老婆頓時滿臉通紅,連渾身雪白的肌膚也泛出粉紅色:「是的,就像叔叔們一樣插。」
「那老師,剛才叔叔們插你的時候,你為什麼要叫呢?很痛嗎?」一個最小的孩子發問了。
這下那些男人們笑得更厲害了。
「我不是痛,老師是因為興奮了才叫的,那裡被插進東西很舒服的。」我老婆的神智開始模糊了,居然稱自己是老師。
「老師,我摸自己勃起的雞雞會射精的,你會不會射精啊?」一個年齡稍大的男孩問道。
在一旁的胖子對他說:「你摸摸看老師,就知道她會不會射精了啊!」
「老師,我可以摸你嗎?」那男孩用期待的眼光望向我老婆。
「笨瓜,老師不是說了被男人摸會很舒服的嗎,還不去摸你老師啊?」胖子說完在一邊竊笑。
那男孩把手伸向了我老婆,直接用手指捏住我老婆因為興奮而勃起的陰蒂,慢慢地揉了起來。我老婆本能地「嗚嗚」呻吟了起來,被未成年的男孩玩弄身體給她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很快又有大量的愛液伴隨著剛才的精液湧出來。
「你們一起去摸呀,你們老師是個大騷貨,要你們一起摸才舒服啊!」刀疤臉教唆另三個孩子也一起上。
「還有,你們老師不是說,她下面要有東西插入才舒服嗎?你們的雞雞太小了,用手插呀!」
那幾個孩子一聽,都把手伸向了我老婆,一下子有七、八隻手在我老婆身上亂摸,我老婆被摸得叫得越來越響,車廂裡響徹著我老婆的呻吟聲。
有一個孩子把手指一個一個的試著插入我老婆的陰道,最後他把五個手指併攏,一齊朝我老婆的陰道裡慢慢插入。我老婆大概是感覺到痛了,把屁股往我身上縮,我為了減少老婆的痛苦,把我老婆的兩腿往兩邊分得更開,讓那孩子的手慢慢地進入。
「嗷……」隨著我老婆的一聲長長的低吼,那孩子的手最粗部份終於沒入了我老婆的身體,只留下手腕在外面,同時大量的精液從手腕的縫隙間溢出。
車子上的人都被這一幕看呆了,連那幾個光頭也直呼刺激。
隨後,那男孩用手模仿男人陰莖一樣的抽插,小臂上頓時粘滿了白花花的精液;另外幾個孩子依然在摸遍我老婆的身體,其中的一個還是不停地揉著我老婆的陰蒂。
我老婆從來沒有被這樣大的異物插入過,剛開始的時候直翻白眼,但是隨著手臂的不斷抽插和陰蒂不斷的受到刺激,慢慢地陷入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樂中,除了大口的喘氣之外,還不停地用身體迎接著一次次的插入。
忽然,從我老婆身上傳來一陣強烈的顫抖,整個身體像觸電一樣的挺起,我知道老婆到高潮了。
「我的手被夾住了,老師的洞在夾緊啦!」那個男孩大叫著。
這時候,很多人把頭伸向我老婆的胯間,看著那手臂與陰道的結合部。我看見我老婆的陰道在不斷地收縮,裡面的嫩肉一夾一夾的,又送出了許多精液。
我老婆在最後一次顫抖結束後,軟癱在我懷裡。
「這麼蕩的婊子,被小孩子也會弄到高潮啊!」刀疤臉驚訝的說。
那孩子把手從老婆的陰道裡拿出的時候,整個手掌都是白糊糊的液體。由於長時間被這麼粗的手臂插入,我老婆的陰道口過了很久才閉合上。
「老師,我知道我們的雞雞太小了,不能滿足你,你能不能也用嘴巴給我們含一下啊?」那個小孩說完就脫下褲子,露出了細長的、尚未發育成熟的、但是堅挺的陰莖。
「對呀,我們要老師用嘴巴給我們吸。」另外三個也飛快地脫掉了褲子。
「讓老師休息一下好不好?老師累了。」我老婆躺在我懷裡有氣無力地說。
「媽的,叫你去吹就去吹,你還真以為你是老師啊!」刀疤臉兇狠地說。
我無奈地放下我老婆的身體,眼看著我老婆彎下身體把一支細細的陰莖塞入嘴裡,開始晃動她的腦袋。
「其他人聽著,你們誰想幹這婊子的站出來,但是先收現錢500元,限時10分鐘。」刀疤臉大聲對車子上的人說。
話音剛落,馬上就有人把票子塞進刀疤臉的手裡,很快在我老婆屁股後面的走道裡擠滿了人。我數了一下是12個人,心裡想:媽的,平時都像正人君子,到了這時候,人性的醜惡都暴露出來了。
我開始擔心老婆的身體能不能經得起這麼多人的輪姦。
我老婆聽見屁股後的動靜,就開始嗚咽起來了,因為她明白一場大輪姦又要開始了。
輪姦在光頭們的監視下有秩序地進行著,因為沒有多少時間,男人們都沒有什麼前戲就直接把筆直的肉棍一支接一支的塞入我老婆的陰道。而我老婆在開始時的嗚咽以後,又開始興奮,搖晃著肥大的屁股大聲地呻吟著,我開始佩服我老婆的身體了。
在第六個人射精後,刀疤臉看了看錶說:「時間不多了,餘下的六位到後面的五人座上,三個三個分兩次一起上,把這婊子身上的洞都用上,節約時間。」
我老婆一聽可嚇壞了,抱住刀疤臉的大腿,哭叫著說:「求你了,大哥,千萬不要幹我的屁眼,我那裡會痛的,隨便幹哪裡也不要幹我的屁眼。好不好啊?嗚……」
我知道我老婆為什麼這麼怕幹屁眼,因為我幹過那裡一次,她痛得好幾天不能走路,從此就再也不許我幹那裡了。現在要被這麼多人幹,她當然嚇壞了。
不知道刀疤臉是不是看見我老婆這樣動了惻隱之心,他想了想說:「好吧,那後面兩個不要幹了,兩個兩個一起來。」
這下排在後面的兩個不甘心了,其中一個把嘴巴靠著刀疤臉的耳朵嘟噥了幾句。刀疤臉聽了,一拍大腿:「好主意,就這樣吧,還是三個一起來,兩個幹陰道,另一個在她嘴裡射。反正這婊子的騷洞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拓寬,應該夠兩個雞巴一起進了。」
我老婆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屁眼解脫了,可苦了自己的陰道了,心想:也只有這樣了,總比插屁眼好些吧!
有一個男人搶先朝天坐在凳子上了,我老婆面對著那男人把陰莖扶正,對著自己濕漉漉的陰道坐了上去。
我老婆背對著大伙坐下去之後,套弄了幾下,然後俯下了身體,把奶子擱在那人的頭部,嵌入肉棍的下體清晰地展現在所有人面前,我們大家都看見了那根陰莖已經把老婆的陰道塞得滿滿的了,真為我老婆捏把汗,不知道還能不能容得下另一根了。
我忍不住問老婆:「老婆,你感覺怎麼樣,要不要再求求他們?」
「我感覺還可以,應該容得下的,為了你不受傷害,我必須忍受。」我老婆臉上居然還帶著微笑,可是我知道她是做給我看的,她是為了掩飾心裡的緊張做給我看的。
另外一個男人爬上了座位,站著把自己的雞巴塞入我老婆的嘴巴,我老婆騰出一隻手抓住了肉棍,拼命地吸進吐出,希望能早點結束這場惡夢。
第三個男人走了過去,當我看見他的雞巴時,不禁稍微鬆了一口氣,還好,不算大的。
他站在我老婆的屁股後面,把雞巴朝著那個已經塞了一根肉棍的洞裡塞了過去。當他把自己的雞巴插入的時候,另一支就滑了出來,我老婆也在中間努力配合著兩根雞巴的進入,但是弄了半天還是沒有一齊進入。
「你去幫一把。」刀疤臉把我推了過去。
我只好單腿跪在三人的性器下面,用一隻手握住了已經進入的那一支陰莖,不讓它跑出來,再抓著另一支肉棍,把龜頭部份慢慢推入我老婆的陰道。
這時車子上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屏息看著這人間最淫蕩、最淒惋的一幕——一個男人把另兩個男人的雞巴一齊送入他老婆的陰戶。
當兩支肉棍都盡根沒入我老婆陰戶的時候,我老婆全身一震,吐出口裡的肉棍,發出「啊……」的一聲長呼。全車的人一片歡呼,就好像是完成了一項偉大的科學實驗似的。
我看著眼前三人的交合部位,他們開始抽送,我老婆又開始了忘情的呻吟,她得到了她從來沒有過的享受。
沒有多久,三個男人幾乎同時射出了精液,精液從我老婆的嘴角、陰道裡湧出。但是不等全部出來,馬上又有三支堅硬的陰莖塞了進去,直到再次射精。
在輪姦結束後不到十分鐘,車子停了下來,外面一片漆黑,依稀好像有一家旅館的招牌。
「車子不行了,必須在這裡過夜了,統統下車,明天早上再走。」司機對乘客們大聲說,說完對著我和我老婆看了看,搭著那刀疤臉的肩膀下車了。我聽見了他們下車後放肆的大笑後,終於明白了:他們都是一夥的,我們上了賊車。
看見乘客們都一個個的下車了,我連忙抓住胖子的手:「請把我老婆的衣服還給我們吧!這樣子怎麼下車啊?」
我老婆依然一絲不掛的蜷縮在最後一排的座位上。
胖子奸笑著對我說:「要衣服很簡單,我們老大說了,把這玩意塞進你老婆的下面,就給衣服。」說完從包裡拿出了一串玩具一樣的東西。
那是一個掛滿了鈴鐺的塑料球,鈴鐺和球之間用細鏈子連接起來的。他的意思是要把球塞進我老婆的陰道裡,然後讓鈴鐺在兩腿間蕩著。
那怎麼走路啊!我猶豫了。
「其實老實告訴你們,你們沒有選擇的,你不塞,等會老大會讓你老婆一絲不掛的下車,而且最終還是要塞進這玩意兒的。現在你自己塞還可以換回條裙子擋住點。」
「我塞,我塞。」老婆跑了過來,對我說:「老公,性命要緊,我們鬥不過他們的。」說完就從胖子手裡拿過塑料球,一咬牙就塞進了下面,只留下一條金屬鏈掛著一串鈴鐺在兩腿間「叮噹」作響。
「好,還是你老婆爽氣,衣服給你們,裡面的就不用穿了。記住!不能取下鈴鐺,否則,你應該知道後果。」說完就把那件上衣和裙子丟了過來。
我老婆穿好衣服後下了車,那該死的鈴鐺在腿間發出陣陣清脆的響聲。
剛走到旅館大廳,迎面就走來了刀疤臉和另一個不認識的瘸子。刀疤臉遞給我一把鑰匙:「這是你們的房間鑰匙,好好休息去吧!」說完故意把手伸到老婆下面拉了拉鈴鐺,發出一陣脆響,引得很多住客都好奇地朝這裡張望,我們接過鑰匙飛快地朝房間方向走去,又響起一陣鈴鐺聲。
在走的時候,我聽見那瘸子對刀疤臉說:「真是好貨色啊!極品啊!明天的表演一定精彩,哈哈哈!」
我在他們的笑聲中預感到:明天又將是一場惡夢。
二、路邊旅館裡的表演
當我們走到房間門口一看,都呆住了,這哪是什麼旅館啊!不到30平方破落的房間裡擺滿了分上下兩層的鋼架床,足足有16張床位,裡面擠滿了骯髒的男人。
看見我們進來,裡面頓時響起噓聲一片。
我老婆看見這樣的房間,差點兒暈了過去,我連忙扶住我那已經很虛弱的老婆,轉身想出去找刀疤臉通融一下,能不能換個好點的房間,回頭間卻看見胖子笑嘻嘻地走了進來。
「怎麼樣,還滿意吧?這是我們老大特意給你安排的房間。」
我明白了,是刀疤臉故意讓我們住在這人最多的房間來羞辱我們的。
胖子轉身又對房間裡的男人大聲說:「她是我們老大弄來的,你們不許把你們的髒雞巴碰到我們高貴的演員,其它的就隨便了。哈哈哈!」
「什麼演員?」我老婆迷惑地問胖子。
「到了明天你就知道啦,可有你樂的啦!」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們無奈地走了進去,找了一個靠近門口的上層的床位放上了行李。
「老公,我想洗個澡。」老婆看著自己粘滿精斑的身體,輕輕地對我說。
「怎麼出去啊?」我朝老婆的下面指了指,洗澡間要爬到三樓去,這一路上不被別人罵變態啊!
老婆立即嚇住了,再一想:腿間蕩著那玩意兒,被其他洗澡的女人看見了該怎麼辦呀!
「還是早點睡吧!你一定很累了。」說完我就叫老婆爬到上面去睡覺。
我老婆把一條腿跨上了齊膝高的梯子,「噹啷啷……」我老婆腿下的鈴鐺不小心碰到了下面的金屬床沿發出悅耳的聲音,一下子全屋的人都發現了我老婆裙子下的秘密,一齊擠到我老婆的裙下,看著她那粘滿精液的肥臀和渾圓的大腿。
我老婆看見這麼多人在看她下面,連忙跨上了第二格階梯,當就快爬到最上面時,一隻手抓住了我老婆下面的鈴鐺,把那根鏈子拉得筆直,裡面的球也就卡在陰道口,把陰唇張得很開。我老婆只好停住腳步,因為她不能讓那球掉出來,她知道掉出來後將要面臨的懲罰。
就這樣,我老婆這時候擺著一個極其尷尬的姿勢在上面,一條腿跪在上舖的床沿上,另一條腿還在梯子上,身體為了保持平衡而用兩隻手撐在上舖的床上,把整個陰戶和屁股都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那傢伙還把鏈子往後一拉一拉,我老婆就只能跟著他的動作把屁股往後面一送一送,彷彿是在和一個無形的男人交配一樣。由於這樣的姿勢實在太累了,我老婆不停地喘氣。
「真好玩,這女人好像發騷了呀!」那個傢伙說道。
我只好哀求道:「大哥!請幫幫忙吧,我老婆需要休息了,讓她上去好不好啊?」
「要休息?可以啊,叫她下來先滿足我們一下,不然我們一晚上不讓你們睡覺!」
我厲聲說:「胖子不許你們碰她的,他剛才已經對你們說了。」
「哈哈!他說我們的雞巴不能碰他,可是我們還有手啊!」說完,他把手向我揚了揚:「不過,我們也不會為難你們的,我們只玩你老婆一個小時。」
我看也沒有什麼辦法,只好答應了他:「好!說話算話,只能一個小時,但是不能把我老婆陰道裡的球弄出來。」
話音剛落,馬上就有好幾個大漢把我老婆從上面抬了下來,把她放在下面的床舖上,沒幾下就把我老婆剝了個精光。所有人都擠在床上,把我老婆的身體圍得嚴嚴實實。
我怕我老婆被弄傷,急忙跑過去拉了幾個出來,對他們說:「我老婆明天還要表演,你們把她弄傷了不怕刀疤臉殺了你們嗎?」
這句話很有用,總算他們退了幾個出來。
我站在外面,也看不見他們是怎樣玩弄我老婆的,只聽見從裡面一會兒傳來老婆的呻吟聲,一會兒又傳來她的尖叫,我在外面聽得心如刀割。
一會兒,就有人提著萎縮的雞巴出來了,馬上就有人填補了進去。
「哇!這女人的陰蒂這麼大啊!沒見過。」裡面有人說。
我知道我老婆又被弄得起性,陰蒂又勃起了。
「媽的!這個球真礙事,弄得手指也插不進了,往裡面推點吧!」
「可惜不能用雞巴插她,多麼漂亮的屁股啊!」
「屁眼好緊啊!我一個手指在裡面都這麼緊,我打賭,這裡一定還沒被人操過。」
裡面的說話聲不斷地傳入我的耳朵。
一個小時真是漫長,我聽到了好幾次我老婆到達高潮時所發出的熟悉的悶吼聲後,人群最後終於散開了。
天吶!老婆「大」字形仰躺的身體上被噴滿了白糊糊的精液,鼻孔裡也被精液堵住,害得我老婆只能張大嘴巴大口地喘氣。
「老婆,他們有沒有用雞巴碰你?」我憐惜地問我老婆,我懷疑有人碰我老婆了。
「沒有,他們都是自己打手槍對著我射的。」老婆一邊喘氣,一邊說:「老公,把我下面的鏈子拉一拉,被他們塞得太進了,好難受啊!」
我這才發現老婆的陰道敞得很開,兩片肥厚的陰唇也鬆垮垮的耷拉在兩旁,只有陰蒂還興奮地勃起著。我知道他們進攻最多的地方一定是陰道,不然怎麼會弄得這副樣子?
我捏著鏈子慢慢地把球拉到了陰道口的地方,媽的!把我老婆的陰道口弄得這麼鬆,稍微用點力,球也許就會掉出來了。
「老公,這下不洗澡不行了吧,我怎麼睡覺啊?」老婆從床上坐了起來,看了看滿身的精液。
「那你怎麼出去啊?」我還是擔心被住客看見那裡的鈴鐺。
這時候,有個男人走了過來,對我說:「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老婆洗澡不出醜,把那外面的鈴鐺和鏈子都塞進陰道裡不就可以了嗎?」
我一想,這倒是個好辦法,就是洗澡的時候也不會被別的女人看見,就是不知道老婆的陰道裡能不能容下這麼多的鈴鐺。
我向老婆看了看,老婆點了點頭,就向後躺了下去,把膝蓋彎起,打開了兩條大腿,就像做手術一樣。我重新把球推到了最裡面,然後把鈴鐺一個一個的往裡塞,還好鈴鐺做得很精巧,又是球形的,開頭的幾個很容易就進去了,但是到了最後兩個卻怎麼也不行了。
「算了,不要推了,屁眼吧!」有個男人說道。
也只有這樣了,我把鈴鐺粘了點精液當潤滑液,往老婆的屁眼裡慢慢地塞,我老婆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當我把兩個鈴鐺都塞入屁眼的時候,我和老婆都長噓了一口氣。雖然,屁眼和陰道中間還留了一根鏈子,但是沒有人會注意到這些的。
老婆站了起來走了幾步,她渾身虛軟,走路也怪怪的,畢竟陰道和屁眼裡都擠進了那麼多東西。
老婆穿著衣服走了出去。
過了一個小時左右老婆回來了,因為衣服上也有精液,所以她把身上的衣裙也洗了一遍,並且濕漉漉的穿了回來。當她進門時外面響起了口哨聲,一定是有人看見我老婆濕漉漉的樣子了。
我把老婆的濕衣服脫了下來,替她穿上了我的體恤,我的體恤很大,倒也基本遮住了老婆的身體。
老婆倒頭就睡,竟然忘了把屁眼和陰道裡的鈴鐺拿出來了,她實在太累了。我望著老婆迷人的睡姿,看著她陰道裡脹鼓鼓的,有半個鈴鐺還探在陰道口,心裡不禁一陣難過:老婆啊!我對不起你!
我醒來已經天亮了,我望向心愛的老婆,她還睡著,只是不知道誰把她的體恤撩到了胸前,旁邊有幾個男人又在一邊看著我老婆的下體,一邊打手槍。看見我醒來,那幾個傢伙才把他們醜陋的雞巴塞回了褲子,但是目光還是不肯離開我老婆的身體。
我看見老婆睡得很熟,就沒有吵醒她,自己一個人走了出去想弄點早點吃。
「怎麼樣,休息得還不錯吧?」有人在我背後拍我的肩膀。
我回頭一看,是刀疤臉,我不置可否的回答了一句:「嗯。」
「那好,去看看你老婆吧!」說完就走向我們的房間。
進屋後,我看見有幾個男人又在摸我老婆,但是我老婆還沒有醒,看見我們進來,那幾個小子一下子散了開去。
「媽的,你敢把你老婆下面的東西拿掉!」刀疤臉看著我老婆的陰部說。
我連忙說:「沒有!沒有!我不敢違背你的意思。你再看看,那玩意在裡面呢!」
刀疤臉也發現了陰部鼓鼓的不對勁,又看見了那鏈子就一下子明白了,於是坐在床沿慢慢地摸我老婆鼓鼓的陰部,隨後抓住鏈子猛的往外一拉。這下只見老婆下身的玩意「稀哩嘩啦」都給拉了出來,我老婆也在夢中驚醒了,嚇得發出驚叫。
「哈哈哈哈!你小子也真會玩你老婆啊!你看看這個洞,現在你把雞巴插進去,只怕你連邊都碰不著,你老婆一點感覺也沒有吧!」刀疤臉指著我老婆的陰部狂笑。
我看見我老婆的陰道口像個嘴巴一樣的張著,裡面黑洞洞的,因為被那麼大的東西塞了一晚上,所以一下子空了之後還來不及收縮,只有屁眼倒很快就恢復了原狀。
刀疤臉笑了一陣後對我說:「你老婆現在要跟我走,她需要打扮打扮。」說完遞給我一張票子,說:「一小時後憑這張票子到地下室看你老婆的表演吧!」
我無奈地接過票子,我老婆回過頭無助地看了我一眼後,穿著我的體恤被刀疤臉牽著離開了屋子。
一小時後,我給門衛看了票子然後進入了地下室,那是一間很大的多功能大廳,想不到這樣的地方,居然會有裝修得如此考究的地下室。
我剛進入,就被人帶到刀疤臉和瘸子那裡坐下來,刀疤臉向我介紹了瘸子,原來他是這裡的老闆。
「朋友,你老婆真是很漂亮,我們這裡難得有這樣的美女,所以,她可以為我們帶來快樂。是不是?」那瘸子說。
「是。」我麻木地回答。
「你老婆今天要為這裡的嘉賓表演一場好戲,實際上也可以說是一場比賽。為了自由,她將和另一個女人進行一場比賽,勝利的一方比賽結束後就可以離開這裡,並且得到一筆酬勞。」
「那失敗的一方呢?」我急切地問。
「失敗的嘛……」瘸子頓了一頓,繼續說:「將當場和場內的十個幸運者作愛,並且在這裡賣淫三天。」我聽了不寒而慄。
「為你老婆祈禱吧!」刀疤臉笑咪咪的說。
有一個主持人拿著話筒站在場子中央,在作了簡短的開場白之後,便宣佈演出開始了:「大家歡迎我們美麗的女演員上場。」
在一片激烈的掌聲中,從旁邊的一間屋子裡走出了兩個赤裸的女人。
其中有一個當然是我美麗的老婆,臉部在經過了化裝之後,老婆看上去更加迷人,腰部還束了一根很寬的紅色皮帶,使她看起來顯得格外妖冶。
另一個是個年輕的姑娘,看上去二十歲左右,腰部束了一根藍色的皮帶,是那種很纖秀的美人,修長的大腿、小巧而堅挺的乳房都透出一種柔媚。
我忽然注意到兩個女人的小腹下面一片光禿禿,「媽的,把我老婆的陰毛都剃光了!」我心裡暗罵。
主持人把兩個女人帶到了場地中間,我老婆經過了這麼多的侮辱後,現在在這麼多人面前倒也不再顯得拘束,把美麗的一對奶子高高的挺立著;而那姑娘卻雙手捂著胸部,頭也不敢抬起來。
我老婆還不停地向觀眾群裡張望,她一定是在尋找我。我把頭低了低,希望她不要看到我,因為如果她看見老公在場的話,她一定會感到更加屈辱。果然,我老婆環顧四週沒有看見我後,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那個姑娘今天剛來,怎麼樣,和他老婆比起來,誰更漂亮?」刀疤臉問瘸子。
「我更喜歡他老婆,我喜歡豐滿的女人。」瘸子答道。
這時候主持人宣佈比賽規則,場內開始寂靜。
根據皮帶顏色,我老婆是紅方,那姑娘是藍方,一共分成三場比賽,誰獲得兩場勝利就算勝出,由主持人客串裁判。
第一場的規則是:在場地中央劃一個圓圈,由兩個女人進行摔跤,一方的乳頭著地算輸。
我暗自慶幸:這應該對我老婆有利點,因為我老婆體重可能重一些,而且我老婆業餘時間練過一段時間的柔道。
在一陣鑼響之後比賽正式開始了,兩個女人先在場地中間轉圈,架勢倒有點正規比賽的味道。
隨即那姑娘首先出手,一把抓住我老婆的手臂,我老婆也不甘示弱,也抓了過去。兩個女人就開始纏在了一起,現場只看見她們白晃晃的乳房不停地晃動。
那姑娘使了個拌腿動作,我老婆側身一讓,隨即一個轉身,用胯部一頂,一個漂亮的大背包把那姑娘摔了個結結實實。我一看,心中直叫好,全場也響起一陣掌聲,叫好的聲音此起彼伏。







相關閱讀
   
免費午夜秀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台灣麗人視頻聊天室 ,Live 173免費視訊聊天,live173影音視訊live秀,live173影音live秀-免費視訊 ,免費視訊聊天室,全免費視頻聊,美女聊天視頻,色情聊天網,視頻女qq號,UT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 ,免費真人秀視頻聊天室
免費聊天同城交友約炮,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MOMO520視訊交友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 ,live173影音live秀 ,超激情辣妹免費視訊視頻聊天室 - 成人交友,美女直播秀,視訊,同城美女视频聊天室,Live 173 視訊聊天 ,視訊聊天,視訊,影音視訊聊天室,美女交友,美女真人秀視頻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