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出差期間我和老闆娘喝醉之後發生了事情

 
63.3K

 

 

我做為老闆的司機平時經常要接觸到老闆娘,有時候老闆外地出差了,老闆娘要出去玩都是我當的司機,老闆娘平時什麼事情都不做,整天就是購物或者去美容院做美容,四十歲的人看起來也就是三十出頭,保養的非常好,而且身材各方面也都非常誘人。

前幾天,老闆又去外地出差了,估計又要一個多月,老闆出差的這段的時候我一點也不會比平時輕鬆,老闆娘不管去哪裡都會叫上我。

就在老闆出差的第二天,老闆娘叫我和她一起去離她家不遠處的一家酒吧喝酒,反正當時想想也沒有什麼就跟著老闆娘一起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酒吧那種氛圍的影響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當時我就一杯一杯的和老闆娘喝起來了,最後喝的自己暈頭轉向的。

當時我依稀記得當時和老闆娘兩個人摟在一起搖搖晃晃的走出的酒吧的,可是具體後邊什麼事情我真的記不清楚了,等我二天醒來的時候,看見我和老闆娘兩人光著身子躺在了酒店的大床上,而且老闆娘一直盯著我看,我頓時才傻眼了,怎麼會這樣,明顯我們昨天晚上發生了關係。

老闆娘笑說,反正老闆這段時間出差去了,在他出差的這段時間由我來陪她,可是我怕被老闆知道了,聽說老闆在這裡的關係網還挺深的,我不想得罪什麼人,就在那地方求老闆娘不要告訴老闆,她接著說,我和她之間只是玩玩而已,她不會因為我這個司機而放棄現在這種優越的生活方式。

最後我自己嚇的跑掉了,現在好擔心老闆娘會把我們之間的事告訴老闆,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這年頭,在很多不是太正規的報刊雜誌上,經常可以看到一些女人刊登重金求子的廣告信息,內容都同出一轍。只要成功懷上孩子,就支付多少萬的巨額報酬。

這樣的廣告信息,大多都是騙子刊登的,只要你上鉤。不但得不到錢,自己還會倒捐上一筆。

一般有社會經驗的人,都是不會相信這樣的廣告信息的,但是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我卻相信了。

我叫葉浩,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人,今年十八歲。

我是個棄兒,是養父養母把我拉扯帶大的。他們視我為己出,為了供我上高中,家裡甚至賣掉了唯一值錢的耕牛。

高中畢業後,我選擇了輟學。因為家裡的條件實在供不起我上大學,輟學後我去了墨城,開始了孤獨的打工生涯,我的想法很簡單。我就想通過自己的雙手,讓養父養母過得輕鬆一點。

但令我怎麼也想不到的是,就在前幾天,我養父在老家幹活的時候。一不小心從山坡上滾下來把腿給摔斷了,光那手術費就得十萬塊。

我家窮得叮噹響,哪裡來的十萬,醫院方說了我養父要下個星期再不動手術的話。下半輩子就只能是個癱子了。

我剛出來打工不久,身上根本就沒有積蓄,就在我焦頭爛額的時候,偶然從一報紙上看到了一則藉種的信息。

那信息上說的,只要面試通過,當即支付報酬二十萬。

我也知道這樣的信息大半都是假的,當時我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撥通那報紙上的電話號碼的。

電話通後,那頭很快傳來了一清冷的女人聲音,對方讓我把自己的基本信息和照片發過去,讓她看看。

我猶豫了一會便發過去了,那女人很快就回了我信息,說約我在月彎彎咖啡館見面。

我心一橫,就去了。

到目前為止,我還是個處男,即使是為了錢,我還是希望對方不是一個醜八怪才好。

在月彎彎咖啡館的包房內,我見到了汪芬,當時我傻逼愣住了,這女人不但不是醜八怪,而且長得國色天香。

汪芬是個很性感很漂亮的女人,她那皮膚白皙,眼睛大大的,她穿著性感的肉色絲襪,腳下蹬著粉紅的高跟鞋。

“你叫葉浩,高中文化,農村人?”我在她對面剛剛坐定,汪芬用平靜的口吻問道。

汪芬問後,我木訥的點頭,現在我的心下在翻湧著,我沒想到對方是這麼一個大美女

短暫的見面後,汪芬帶著我去了濱海路一高檔的別墅小區。

在一棟二層樓的別墅內,汪芬讓客廳里站著的另一個女人給我做檢查,這女人叫張小薇,是汪芬老公的表妹。

和汪芬一樣,張小薇也有著性感的長腿和漂亮的臉蛋,張小薇是學醫的,她利索的給我抽了血,之後還給了我一個塑料杯子,說是要檢查我精子的質量。

我很尷尬,但是為了養父的醫藥費,我還是按著張小薇的要求,在洗手間自己用手解決了一下。

在完成兩樣採集後,張小薇就走了,而我的心一直是懸著的,我害怕身體出啥毛病,和這樣的美差擦肩而過。

約莫一個多小時後,張小薇帶回來了檢查的結果,我是健康的,是個身體棒棒的老爺們。

“恩,行,你看看這協議,要是同意就在上面簽個字。”在確定我身體健康後,汪芬把一份早就擬好的協議書推到了我的面前。

那協議書上有三條內容,第一條,在藉種期間,男方必須辭去所有的工作,住進女方提供的住所,第二條,此事必須百分百保密,不允許向任何人洩露,第三條,直到女方懷孕後,男方才算任務完成,可自行離去。

這是一份保密協議,那協議上說了,只要男方違反其中任何一條,將退還女方支付的二十萬酬勞,外加五十萬賠償。

我看完協議忍不住皺起眉頭問汪芬:“我簽字了,錢什麼時候付給我?”

這正是我關心的,這錢一關係到我父親的醫藥費,二關係到這藉種事件的真假。

雖然汪芬她們搞了這麼多套路,但是我心裡並沒有完全確定這事情的真實性,要知道這世界騙子的手段那是層出不窮的。

“哼,哼,土包子,難道我還會少你錢不成?”汪芬聽到我的話冷哼了一聲,她直接叫我把銀行卡號給她。

我也不生氣,立時把銀行卡號報給了汪芬。

很快,我的手機裡就收到了銀行的匯款信息,汪芬真的給我轉了二十萬,這讓我心下那是激動不已,當即我也就把字給簽了。

之後,汪芬讓張小薇開車把我送出了別墅小區,她說給我一天的時間,讓我安排我的瑣事,明天下午,她派車過去接我。

給我養父轉完錢後,我又辭去了工作,退掉了租房,第二天我正式住進了汪芬給我提供的別墅。

昨天我來這別墅的時候,這別墅內只有汪芬和張小薇兩個人,但是今天情況完全變了。

現在別墅的門前有身著西服的大漢在那里站崗,屋內的沙發上,除了汪芬和張小薇外,還多了一個面色蒼白,身體纖瘦的男人。

那男人現在正冷著眼上下的打量著我,他穿得雍容華貴,翹著二郎腿始終一言未發。

後來,我知道了,這男人就是汪芬那不育的老公。

我在這別墅住了下來,房間就在汪芬和她老公房間的對面,晚上躺在床上,我的心裡既緊張,又有些期待。

現在我住進了這地,汪芬隨時都有可能讓我過去和她睡覺,讓她懷孩子,對乾這樣的事,說實在的,我沒有經驗。

這天,睡到半夜的時候,因為想多了,我有些尿急起來,出去上洗手間的時候我經過了汪芬的房門口。

汪芬房間的門是半掩著的,房裡竟然傳出了令人難以忍受的聲音。

我一驚,不是說她老公不行嗎?他倆怎麼會……

我十分好奇,忍不住把腦袋往汪芬房間的門裡探了探。

2

你不要動其他的歪心思

將頭探進汪芬房間的門後,我嚇了一跳,不得不感慨這城里人真會玩。居然是藉助一些外物……

通過這次偶然的觀察。我確定汪芬的老公不但是不育。而且連那方面的能力一絲都不具備。

自始至終汪芬的老公都是冷著臉的,他那樣子就像和汪芬有什麼深仇大恨的一般......

這晚,再躺在房間內的床上。我怎麼也睡不著了,

汪芬的身材真的太好了。她那小腹平坦沒有一絲贅肉。她那皮膚和長腿。是男人見了,就會忍不住嚥口水的。

日子就這樣過著,自住進汪芬提供的別墅後。每天的一日三餐都會有人專門送來,汪芬給我開的伙食是相當高的,每頓飯除了魚蝦之外,還有讓男人大補的各類濃湯。

對汪芬他們的安排我很理解。我想他們肯定是想讓我調理好身體。然後再讓我去和汪芬生孩子,花了這麼昂貴的代價。誰都希望小孩以最健康的狀態出生。

時間一晃。五天過去了。這天早上,汪芬的老公早早的出了門。

汪芬的老公一走,我的小心臟就開始撲通。撲通了起來。

這幾日,我吃好的,喝好的。我的身體已經養得棒棒的了,汪芬老公一走。這屋內就只剩下我和汪芬兩個人了,這樣的環境正適合干我讓她懷孩子的事。

現在我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報紙,汪芬穿著睡裙走出來正在客廳的飲水機前倒著開水。

汪芬的睡裙是半透明的,修長的玉/腿在裙子內若隱若現。

我從汪芬背後瞟著她,喉頭在來回的鼓動著。

令我想不到的是,汪芬倒了杯開水後,直接走到我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她妖嬈的把睡裙向上提提後,開始打起了電話。

“餵,小薇,你啥時候過來,今天是我開始排那個的日子。”汪芬拿著手機正在問著。

她這話,讓我心中有些激動起來,我是個上過高中的人,對汪芬口中排那個的日子,我也是略知一二的。

今天是汪芬開始排那個的日子,那是不是說從今天開始她就要和我睡在一起懷孩子了?

我突然明白了汪芬這幾天一直不找我那個的原因了,原來她是在等待她的大日子,這樣的日子,我和她在一起,她懷孕的機率會大大的增加的。

這樣一想之後,我的小腹不由得有些發熱。

我不時瞟著汪芬睡裙下的小腿,心裡那是變得癢癢的了。

汪芬是個漂亮得接近完美的女人,她那皮膚白白的,滑滑的,就像牛奶般白皙和有光澤。

“那好,我在家等你,等你過來了,再安排讓我懷孕的事。”汪芬掛下了電話。

她的話,讓我的小心臟跳的更加的猛烈了。

“葉浩,你看什麼看,沒見過女人的腿嗎?”汪芬發現我正在瞟她了,她冷哼起來,語氣甚是不滿。

我小臉忍不住一紅,說真心話,異性對我這樣的純情小男人太有吸引力了,汪芬這樣美麗的女性,其吸引力更是大到了爆表。

“沒,我沒看你的腿。”我結巴的回應著汪芬,被她這樣指責,

我這面子上感覺有點掛不住了。

“哼,哼,鄉巴佬,記住你的身份,你只是我花錢僱請的一個工具,你心裡別給我打其他的鬼主意,不然就讓你滾蛋!”汪芬很不友好,她冷眉豎著,胸膛挺著,那是一副不屑和命令的語氣。

我愣了一下,暗自有些惱怒,我只是她僱請的一個工具這話是不假的,但我這工具有點特殊,我是幫她懷孕的工具。

我不打她的鬼主意,我怎麼讓她的肚子大起來了?

當下,我認為汪芬在裝,她今天排那個,等張小薇來了,馬上就會安排我和她一起懷孕的事,現在這女人竟然還在對我說這樣的話!

為什麼要等到張小薇來了再安排我和汪芬懷孕的事,我是有點懂的。

張小薇是學醫的,我估計汪芬是要張小薇給我們指點,怎麼樣才能夠提高懷孕的機率和質量,要知道這些有錢人,對懷孩子這事可是很講究的。

只是乾這樣的事,要張小薇一個女人給我們指點來,指點去的,肯定會很不自在的,但是沒辦法,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不自在也得忍著了。

客廳內,現在陷入了沉寂,汪芬指責過我後,便冷著臉坐在沙發上玩起了手機。

我不再偷瞟汪芬的腿,反正等會我們就要一起躺在床上懷孩子了,等到那個時候,看腿就只是小事了......

沒多久,張小薇就來到了別墅,汪芬現在站起身去給她開門了,從背後看著汪芬那半透明睡裙內若隱若現的花邊安全褲,我忍不住連連的咽起了口水。

3

原來是這樣

今天張小薇穿著一條深灰色的裙子,裙擺在她膝蓋上方大約十厘米處擺動著。

修長的美腿上套著性感的黑色絲襪,她短髮披肩。臉上有迷人的微笑。

“來了!小薇。我們進房去說。”汪芬挽住張小薇的胳膊在說著。

“好。”張小薇會心的笑著,瞟了我一眼後。便隨著汪芬直接進了房。

我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心裡那是心急火燎的,不停往汪芬房間看。

“葉浩,今天你的身體狀態行不行?”終於。張小薇出來了。她從二樓的樓梯口下來後。直接在我對面坐了下來。

“可以。還行。”我回答著張小薇的話,我心裡想的是,終於要上正題了。

天啊。我這小心臟怎麼有些莫名的緊張了?

“可以就行。把這個拿著,去洗手間自己解決一下。”張小薇把一隻長腿搭在另一隻長腿上後,瞇著眼睛把一個塑料杯子遞向了我。

這一下我有點懵逼了。張小薇這是要幹什麼了,難道又要檢查我那個的質量?

“上次不是檢查過了嗎,你不是說我是個健康的男人嗎?”我接過張小薇手上的塑料杯子。一臉懵逼。

“上次是檢查過了。但這次不是要檢查你的身體。”張小薇深沉的對我笑了笑。

張小薇的話。讓我更加懵逼了,我問她:“不是要檢查我的身體。你給我塑料杯子讓我自己去洗手間解決幹嘛了?”

“這次是要你的精華,給你的雇主人工授精。”張小薇的聲音悠悠的響了起來。

張小薇的話,差點讓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什麼,人工授精?”我起身望著張小薇無比的激動。

這次。張小薇不屑的對我翻了一下白眼。她對我說道:“不然呢?難道你以為給了你巨額的報酬後,我表哥還準備把老婆也送給你睡?”

張小薇的話就像一盆冷水直接淋在了我的頭上,是啊,我真他媽想多了,天底下哪裡有這麼好的事?

現在我的心下,是無比失落的,一想到汪芬那長腿細腰的模樣,我的心裡就像突然被人掏走了什麼。

按著張小薇的要求,我到洗手間自己解決了一番,等我把塑料杯子拿出來交給張小薇後,張小薇就上樓了。

張小薇是學醫的,她做這人工授精的事可謂小菜一碟,至此,我懂了,汪芬為什麼要張小薇來了再安排她懷孕的事了。

從那天開始,張小薇就在這別墅內住了下來,她和汪芬住在了一屋。

也從那天開始,張小薇每天都要給我一個塑料杯子讓我自行解決一番。

張小薇說的,這是汪芬的特殊時期,每天都給她人工授精一次,可以大大的增加她懷孕的機率。

一個禮拜就那樣過去了,張小薇停止了對我的壓榨。

現在我有這樣的心思,那就是我希望汪芬趕快懷孕,完事了我好打包走人。

知道了前面只是在做白日夢而已,我一刻都不想在這別墅裡多呆了。

每天面對兩個穿著性感的大美女,卻要拿著塑料杯子自己解決,這簡直就是一種侮辱和折磨。

早知道是這麼個情況,我養父又沒有摔斷腿的話,多少錢我都不會來!

汪芬和張小薇明顯看不起我,她們見到我,大部分時候神色都是冷冷的,即使是來找我要東西,張小薇都很少會給我好臉色看。

我知道這兩個女人看不起我是為啥,想我一個大老爺們,為了錢來幹這事,讓別人誤以為我是好吃懶做,人品低下的人也是很正常的。

又過去了一個星期後,汪芬的大姨媽準時的來了。

人工授精失敗了,汪芬沒有懷孕成功。

汪芬的老公也準時到來,知道這情況後,他病怏怏的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甚至還有一股溫怒。

“下個月得抓緊點,等你排那個的時候,一天多讓他那個幾次。”

這是我在不經意間經過汪芬房間門口時聽到的她老公和她的對話,這病怏子的話,讓我心裡苦水直流。

他說的多那個幾次,肯定是讓我拿塑料杯子多進幾次洗手間,這傢伙說得云淡風輕的,他真當我是鐵做的啊。

我心裡那是一千個不同意那病怏子的話,他要是肯讓汪芬和我真正的多來幾次,我還能勉強同意,至於他讓我自己解決,那真的太傷身體了。

到下個月汪芬排那個的時候,我準備拒絕病怏子說的那做法,我來的時候,只同意幫汪芬懷孕,我可沒同意陪著她玩命!

汪芬的老公這次來走了之後,他很長時間都沒有再來過這邊,我從汪芬和張小薇的對話中聽出,這病怏子好像不在墨城工作,他好像在港城那邊,據說在港城那傢伙做了很大的生意。

這是個電閃雷鳴的夜,閃電撕破長空,暴雨正傾盆而下。

這天,我睡到半夜被尿憋醒後,我去上洗手間經過汪芬房間門口的時候,我又聽到了那些聲音。

那病怏子不是沒來嗎?這房間裡睡了兩個女人,這聲音是怎麼發出來的了?

站在汪芬房間門口,我的心裡那是充滿了好奇。

我輕手輕腳的轉動房門上的鎖,門竟然沒反鎖。

門慢慢被推開了,房間裡的聲音越來越清晰了,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我這麼緊張,一是被刺激的,二是我真的無比好奇。

這房間裡要是睡的是汪芬一個人,有些聲音發出來我還能覺得正常,因為汪芬房間裡是有工具的,這女人耐不住寂寞,很可能自己會來。

好奇害死貓,我將門推開一半後探頭進去,看到了令我張嘴結舌的一幕!

4

這兩個女人不簡單

“芬姐,你和表哥真會玩,你們竟然會買這樣的東西。”房間內。張小薇嘟著紅紅的小嘴,正望著她手裡的東西一臉的好奇。

“咳。咳,你表哥是啥情況你也是知道的,不用這些,芬姐就得守活寡。”汪芬有些氣喘吁籲的在回著。

接著,汪芬就讓張小薇趕快來。她還說這次讓張小薇這小妮子見了世面。

房間內,汪芬一直在和張小薇說著曖昧的話,我從她們的言談中得知了張小薇剛剛才大學畢業。據這女人自己說,她就上大學的時候,談過一次戀愛,那次戀愛最大的尺度就是親親和抱抱了。

張小薇的話,讓我無比的激動,這女人這麼說。不是說明她還是那樣的女人嗎?

這真是造孽啊,汪芬這嫵媚的女人就這樣活生生的把這樣的單純妹子給帶上了歧途!

“葉浩。你看什麼,你是什麼時候來的?”就在我心中思緒萬千的時候,汪芬憤怒的聲音就像箭一樣射進了我的耳朵。

我差點被嚇了個半死,我抬眼望去,只見汪芬正夾著自己的大長腿。她的臉上有驚慌也有憤怒。

當下。我把腦袋從門內收了回來,我沒說二話,直接遁回了自己的房間。

關好門,躺在床上。我心裡那是戰戰兢兢起來。

我害怕汪芬和張小薇來找我的麻煩,要知道偷看她們,我這罪過可是不小的。

咚,咚,咚!

就在我緊張的時候,房門外傳來了急促的敲門之音。

“葉浩,你出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說。”汪芬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我緊張的爬起了床,這個時候,汪芬能有什麼話跟我說了,這女人肯定是想找我的麻煩。

“有什麼事,你就在門外說吧,我能聽得到。”做了虧心事,我沒有勇氣開門。

“瞧你那慫樣,我一個女人還能把你吃了不成?”汪芬冷聲的回應著,她聲音中充滿了不屑。

為了男人的尊嚴,為了男人的面子,我打開了房門。

“剛剛我不是專門偷看你們的,我是恰巧路過的。”開門看到汪芬,我向她解釋著。

“是嗎!”汪芬在冷笑。

“啪!啪!”

接著就是兩聲清脆的耳光,汪芬冷不防的出手讓我措手不及。

“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這種猥瑣和無用的男人,你要記住你的身份,你就是我僱請的一隻狗,你別痴心妄想其他的事了。”汪芬的話就像刀子一樣鋒利。

她竟然說我是她僱請的一隻狗,她請一隻狗幫她懷孕,她是在說她自己是母狗嗎?

我摀著火辣辣的臉,心裡很憤怒,接著我對汪芬說了:“我是人,不是狗,是我猥瑣,還是你們猥瑣,你心知肚明。”

我的反唇相譏激怒了汪芬,她竟然冷不丁一腳踢在了我的褲/襠上。

“媽的,我不到你這邊住了,你找其他人讓你的肚子鼓起來吧。”劇烈的疼痛讓我彎下了腰,我大聲的吼著,這一刻,我真不想再在這別墅裡住了,汪芬這女人太可怕了,她竟然襲擊我的命根子。

“不住也行,我還沒有懷孕就是你在違約,你退還我們二十萬酬勞,外加五十萬賠償後,你就可以走了。”汪芬在回應著我。

我彎著腰愣住了,汪芬說的對啊,我現在走,就是我違約了,我哪裡來的七十萬給她了?

“以後你要再到我房間偷看的話,就不是今晚這樣的待遇了,還有,今晚的事你要敢洩露出去的話,我跟你沒完。”看到我愣住了,汪芬在狠狠的對我說著。

之後,她扭動曼妙的身姿離開了房門口。

看著汪芬扭動的腰肢和筆直的小腿,我心裡在恨恨的說著:“臭娘們,你就是飢渴導致的性情兇暴,要是讓我逮到機會,我一定讓你對我跪地求饒。”

汪芬打了我,踢了我,這讓我對她充滿了怨恨,我認為汪芬這女人之所以這般兇暴,是因為她老公是個病怏子,要知道女人那方面長期得不到真正的滿足,性情能溫和就是怪事了。

現在我腦海中都是先前在汪芬房門口看到的美好畫面,這樣一想,我的小腹猛的發熱。

“哎喲!疼!”我的嘴中在驚叫出音,剛剛受到重創,我的思想活動讓我疼得猛的戰栗。

......

那一天之後,汪芬和張小薇每次見到我都是冷著臉的,這兩女人就像我欠了她們八百萬一樣。

現在住在這別墅內,面對兩位冰山美人,我的心裡是極不自在的。

我只希望汪芬的肚子爭點氣趕快的懷上孩子,我好儘早的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這是個有陽光的天氣,天空中沒有一絲浮雲。

樹在風中搖曳,是一片天高地闊的完美景象。

“葉浩,今天是芬姐排那個的日子,你每天得三次。”就在我站在房間內的窗口前正看風景的時候,我的身後有聲音響了起來。

我回頭就看到了張小薇,這女人冷著臉,手裡拿了三個塑料杯子。

“什麼,三次,你別開玩笑了。”我直接拒絕了張小薇的要求,這女人肯定是受了汪芬老公的指使。

“要是芬姐懷不上孩子,這輩子你都別想走。”張小薇態度很差,她聽到我拒絕的話後,直接把塑料杯子扔在了我的床上。

“你快點,十分分鐘之後,我來取。”張小薇補充完這麼一句後,就搖動身姿走了出去。

看著張小薇離去的背影,我無奈的搖了搖頭,沒辦法啊,拿人錢財終是要替人消災。

之後,我拿起一塑料杯子黯然的出了房門,然後溜進了洗手間。

張小薇十分鐘後,真的來了,這次張小薇拿著東西走後,我無聲無息的跟了出去。

我想要看看,張小薇究竟是怎麼樣給汪芬人工授jing的!







相關閱讀
   
85st街論壇社區,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ut聊天室 ,真愛旅舍午夜直播間,裸聊直播間視頻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momo520影音視訊美女主播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直播-真愛旅舍聊天室,台灣uu視頻聊天室
美女主播免費祼聊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MOMO520視訊交友 ,台灣ut視訊聊天室,美女主播福利視頻 ,視訊聊天,視訊,影音視訊聊天室,美女交友,午夜福利美女视频网,主播免費祼聊聊天室 ,173免费视讯聊天